今天是
[金杜-明德法治沙龙第五期]执法曝光的依据与限度[3月20日]       [大法官讲坛]创新与知识产权:纽约联邦法院审案经验[陈卓光][3月13日]      [研讨会预告] 第三届IPR沙龙:IPAD商标权纠纷的启示与思考[3月10日]      [讲座] Work That Lawyers at Norton Rose do in China      
美、日、德三国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立法经验
    摘要:  美国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在全世界人们的眼中,诉讼文化是最具代表性的美国文化符号之一,以诉讼方式处理纠纷早已成为美国人的一种习惯。但是,逐渐的美国人发现运用诉讼解决各种纠纷并不合适,大量出现的案件造成的诉讼拥塞、司法成本巨增、时间拖延等情况则完全违背了"及时的正义"这一基本法治精神。同时,唯诉讼论的观念也侵蚀了本该由道德 。

一、美国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

在全世界人们的眼中,诉讼文化是最具代表性的美国文化符号之一,以诉讼方式处理纠纷早已成为美国人的一种习惯。但是,逐渐的美国人发现运用诉讼解决各种纠纷并不合适,大量出现的案件造成的诉讼拥塞、司法成本巨增、时间拖延等情况则完全违背了“及时的正义”这一基本法治精神。同时,唯诉讼论的观念也侵蚀了本该由道德调整的领域,破坏原有的伦理调整机制,造成人与人之间高度的紧张状态,缺乏足够的缓冲空间,人际关系极易恶化,反而引发更多的矛盾。以至于,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选择成本低廉、程序简单、方式迅捷的友好型纠纷解决方式——非诉讼纠纷解决方式 (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 Act)

于是乎,美国国会顺乎民意在 1998 年颁布了《美国替代性争议解决(ADR)法案》,该法案规定 :“替代性争议解决程序包括任何除了由主审法官主持的审判之外的中立第三方参与帮助解决争议点的过程或程序,采用的方法包括第654条至658条所规定的早期中间人评估、调解、微型审判及仲裁。”该法同时规定 :“对替代性争议解决程序的管理。每一合众国地区法院应当指派一名雇员或一名司法官员以实施、管理、指导并评估法院的替代性争议解决程序,该名人员应熟悉替代性争议解决的实务和程序。此等人员亦得负责招募、初选并训练律师在法院的替代性争议解决程序中担任中间人及仲裁员。”这法案明确了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的法律地位和法定类型,为其发展奠定了基础。

经过多年的发展,如今美国已经发展起混合性的纠纷解决程序体系。使用谈判、调解、仲裁等一种或是多种纠纷解决方式已经成为美国人遇到纠纷时的首选。实践中,大量出现如调解仲裁程序、法院附设调解、法院附设仲裁、早期中立评估、简易陪审团审理、民情调查员等就是由谈判、调解、仲裁为基础相互融合发展起来的多元化的纠纷解决途径。现在,在美国只有不到 5% 的起诉案件真正经过审判程序,大部分案件已经通过各种 ADR 得以解决。这对于我国如何多渠道解决纠纷来说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二、日本非诉讼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

日本历史上有可以追溯到德川幕府时期的调停制度,在日本社会中对于纠纷通过调停和劝解进行处理十分普遍。随后,1951 年日本颁布了《民事调停法》,将除家庭争议和劳动争议外的各种调停制度加以统一,形成了现在的民事和家事两大调停制度。之后,2004 年制定了《利用裁判外纠纷解决程序利用法》,这部法律对日本 ADR 的基本理念、国家职责、民间 ADR 机关的认证制度、认证纠纷解决程序的法律效力问题等进行了全面规定,被称为“ADR 基本法”。

《利用裁判外纠纷解决程序利用法》第 1 条规定了立法目的 :随着国内外社会经济形势的变化,裁判外纠纷解决程序成为一种能够反映第三者的专业性知见、契合纠纷的实际情况来对纠纷进行迅速解决的重要程序 ;该法第 3 条确立了日本 ADR 的基本理念 :裁判外纠纷解决程序作为依法对纠纷加以解决的程序,必须尊重纠纷当事人的自主性地对纠纷进行解决的努力,必须公正而正确地进行实施,并努力反映专业性知见、切合纠纷的实际情况、实现对纠纷的迅速解决 ;第 4 条规定了国家责任 :为了促进裁判外纠纷解决程序的利用,国家必须努力对关于裁判外纠纷解决程序的国内外动向、利用状况及其他事项进行调查和分析,并进行信息提供和采取其他必要措施,增强国民对裁判外纠纷解决程序的理解。

与此同时,日本在《公害纠纷处理法》、《消费者基本法》、《建筑业法》等部门法律中都明确对各自规制领域内的纠纷解决机制,通过专门的纠纷解决机构,通过斡旋、调停和仲裁等程序解决争议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所以,日本通过多部法律所建立起来的多元化纠纷解决体系为各类型的纠纷解决机制提供了依据,对我国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法律体系的建立有一定借鉴意义。

三、德国的诉前强制调解制度。

德国是典型的大陆法系国家,它的法律文化崇尚具有完美逻辑体系的法典主义精神。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全球一体化的进程,传统的纠纷诉讼模式不堪重负,对于纠纷处理的低效率和高成本成为严重制约德国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幸福的障碍,德国人对于诉讼的负面情绪不断上升。

2000 1 1 , 15a 条生效。这是德国第一条具有广泛效力、规范起诉前强制调解的法律条文,它的问世标志着德国 ADR 发展进入新的篇章。该条授权各州可以规定以下争议诉的提起只有在州司法管理机构设置或认可的调解机构对争议调解之后才能被受理 :(1)地方法院受理的财产争议低于 1500 德国马克(欧元实施后进行了对应的修改)。(2 议, 即《 910911923906 条、《德国民法实行法》第 124 条规定的争议,涉及经营活动的除外。(3)没有经过媒体、广播报道的个人名誉损害。28《德国民事诉讼法实施法》第 15a 条生效之后,已经得到德国大部分州议会的响应,制定了各自州的调解法。

值得一提的是,从参与调解的机构来看,都是由各州司法部设立或者认可,一般从事调解的主持人由律师、公证员、退休法官及其他行业的专家组成。

 

文章来源:《中国公证》2018年第7期
发布时间:2018/11/1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